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一一 走進無極 政府領導 機構職能 信息公開 政務服務 政民熱線
歷史名人
田叔
劉琨
甄洛
甄琛
甄鸞
甄濟
劉禹錫
郭允禮
解學海
高克謙
翟司升
李狄三
無極概況
地理位置
行政區劃
縣域經濟
無極特色
無極歷史
歷史名人
歷史名人

田叔

2019/1/29



田叔,字少卿,西漢中山陘城(今無極)人。自幼喜武,為人廉潔自持,直爽好俠,善交朋友,被人舉薦趙王張敖處供職,官至郎中。因剛直不阿、公正無私,頗受趙王張敖敬重。

成語相關

無出其右

    語出《史記.田叔列傳》:“上盡召見,與語,漢廷臣毋能出其右者。”出:超出。右:上,古代以右為尊。無出其右,指沒有能超過他的,形容人才出眾,無人比得上。

人物事跡

維護趙王

恰逢陳豨在代地謀反,漢七年(前200),高祖前去誅討,途徑趙國,趙王張敖親端食盤獻食,禮節十分恭敬,漢高祖卻傲慢地平伸開兩條腿坐著大罵他。當時趙相趙午等幾十人都為此發怒,對趙王張敖說:“您侍奉皇上禮節完備周全,現在對待您竟是如此,我們要求造反。”趙王咬破自己的指頭出了血,說:“我的父親失去了國家,沒有陛下,我們會死后尸體生蛆無人收尸,你們怎么能說這樣的話呢?不要再說了!”于是貫高等議論說:“趙王是忠厚長者,不肯背棄皇上的恩德。”就私下里互相謀劃弒殺皇上。恰好事情被發覺了,漢朝下命令逮捕趙王和謀反的群臣。于是趙午等人都自殺了,只有貫高愿被囚系。這時漢朝又下詔書說:“趙國有膽敢跟隨趙王進京的罪及三族。”只有孟舒、田叔等十多人穿著赤褐色的囚衣,自己剃掉頭發,頸上帶著刑具,假稱趙王的家奴跟隨趙王張敖到了長安。貫高等人謀反的事搞清楚了,趙王張敖得以釋放出獄,被廢黜為宣平侯,就推薦稱贊田叔等十多人。皇上全部召見他們,跟他們談話,認為朝中的大臣沒有能超過他們的,皇上十分高興,任命他們都做了郡守或諸侯的國相。田叔做漢中郡守十多年,正逢高后去世,諸呂作亂,大臣殺死他們,擁立了漢文帝。

推薦賢才

漢文帝即位后,召見田叔問他說:“先生知道誰是天下忠厚長者嗎?”田叔回答說:“臣哪里能夠知道!”皇帝說:“先生是長者啊,應該能夠知道。”田叔叩頭說:“從前的云中郡太守孟舒是長者。”當時孟舒因為抵御匈奴犯邊搶劫不力而觸犯刑律,云中郡遭侵犯搶劫尤為嚴重,被免職。文帝說:“先帝安置孟舒任云中郡太守十多年了,匈奴才入侵,孟舒就不能堅守,毫無道理地讓士兵死掉幾百人。長者本該殺人嗎?先生怎么能說孟舒是長者呢?”田叔叩頭回答說:“這就是孟舒為長者的原因。貫高等人謀反,皇上下達了確切明白的詔書,趙國有敢跟隨趙王張敖的人罪及三族。然而孟舒自己剃掉頭發頸帶刑具,跟隨趙王張敖到他要去的地方,想要為他效死,自己哪里料到要做云中郡太守呢!漢和楚長期對峙,士兵疲勞困苦。匈奴王冒(mò,墨)頓(dú,讀)剛剛征服北夷,又來我們邊塞為害,孟舒知道士兵疲勞困苦,不忍心命令他們再作戰,士兵們登城拼死作戰,像兒子為父親、弟弟為兄長打仗一樣,由于這個緣故戰死者有幾百人。孟舒哪里是故意驅使他們作戰呢!這就是孟舒是長者的原因。”于是皇帝說:“孟舒真是賢德啊!”又召回了孟舒,讓他重新做了云中郡太守。

審查案件

幾年后,田叔因犯法失去漢中郡太守的職務。梁孝王派人暗殺從前吳國丞相袁盎,漢景帝召回田叔讓他到梁國審查這個案件,田叔查清了這個案件的全部事實,回朝報告。漢景帝說:“梁王有派人暗殺袁盎的事嗎?”回答說:“臣死罪!梁王有那件事!”皇帝說:“有罪證嗎?”田叔說:“皇上不要過問梁王的事。”皇帝說:“為什么呢?”田叔說:“現在梁王如不伏法被處死,這是漢朝的刑法不能實行啊;如果他伏法而死,太后就會吃飯不香睡眠不安,這又是您的憂慮啊!”漢景帝非常賞識他,讓他做了魯國的丞相。

擔任丞相

田叔剛剛到任,一百多位百姓主動找他,指責魯王奪取財務的事情。田叔抓住為首的二十個人,每人笞打五十大板,其余的人各打手心二十,對他們發怒說:“魯王不是你們的君主嗎?怎么敢毀謗君主呢!”魯王聽說后,非常慚愧,從內庫中拿出錢來讓國相償還他們。田叔說:“君王自己奪來的,讓國相償還,這是君王做壞事而國相做好事。國相不能參與償還的事。”于是魯王就盡數償還給百姓。

魯王喜歡打獵,田叔經常跟隨進入狩獵的苑囿,魯王總是要他到館舍中休息,田叔 就走出苑囿,常常坐在露天地里等待魯王。魯王多次派人請他去休息,他終究不肯去休息,說:“我們魯王暴露在苑囿中,我怎能獨自到館舍中呢!”魯王因為這個緣故不再大舉出外游獵。

幾年后,田叔在魯國國相的任上死去,魯王用一百斤黃金給他作祭禮。小兒子田仁不肯接受,說:“不能因為一百斤黃金損害先父的名聲。”

人物傳記

《史記·田叔列傳》

田叔者,趙陘城人也。其先,齊田氏苗裔也。叔喜劍,學黃老術于樂巨公所。叔為人刻廉自喜,喜游諸公。趙人舉之趙相趙午,午言之趙王張敖所,趙王以為郎中。數歲,切直廉平,趙王賢之,未及遷。

陳豨反代,漢七年,高祖往誅之,過趙,趙王張敖自持案進食,禮恭甚,高祖箕踞罵之。是時趙相趙午等數十人皆怒,謂張王曰:“王事上禮備矣,今遇王如是,臣等請為亂。”趙王嚙指出血,曰:“先人失國,微陛下,臣等當蟲出。公等柰何言若是!毋復出口矣!”于是貫高等曰:“王長者,不倍德。”卒私相與謀弒上。會事發覺,漢下詔捕趙王及髃臣反者。于是趙午等皆自殺,唯貫高就系。是時漢下詔書:“趙有敢隨王者谸三族。”唯孟舒﹑田叔等十余人赭衣自髡鉗,稱王家奴,隨趙王敖至長安。貫高事明白,趙王敖得出,廢為宣平侯,乃進言田叔等十余人。上盡召見,與語,漢廷臣毋能出其右者,上說,盡拜為郡守﹑諸侯相。叔為漢中守十余年,會高后崩,諸呂作亂,大臣誅之,立孝文帝。

孝文帝既立,召田叔問之曰:“公知天下長者乎?”對曰:“臣何足以知之!”上曰:“公,長者也,宜知之。”叔頓首曰:“故云中守孟舒,長者也。”是時孟舒坐虜大入塞盜劫,云中尤甚,免。上曰:“先帝置孟舒云中十余年矣,虜曾一人,孟舒不能堅守,毋故士卒戰死者數百人。長者固殺人乎?公何以言孟舒為長者也?”叔叩頭對曰:“是乃孟舒所以為長者也。夫貫高等謀反,上下明詔,趙有敢隨張王,罪三族。然孟舒自髡鉗,隨張王敖之所在,欲以身死之,豈自知為云中守哉!漢與楚相距,士卒罷敝。匈奴冒頓新服北夷,來為邊害,孟舒知士卒罷敝,不忍出言,士爭臨城死敵,如子為父,弟為兄,以故死者數百人。

孟舒豈故驅戰之哉!是乃孟舒所以為長者也。”于是上曰:“賢哉孟舒!”復召孟舒以為云中守。后數歲,叔坐法失官。梁孝王使人殺故吳相袁盎,景帝召田叔案梁,具得其事,還報。景帝曰:“梁有之乎?”叔對曰:“死罪!有之。”上曰:“其事安在?”田叔曰:“上毋以梁事為也。”上曰:“何也?”曰:“今梁王不伏誅,是漢法不行也;如其伏法,而太后食不甘味,臥不安席,此憂在陛下也。”景帝大賢之,以為魯相。

魯相初到,民自言相,訟王取其財物百余人。田叔取其渠率二十人,各笞五十,余各搏二十,怒之曰:“王非若主邪?何自敢言若主!”魯王聞之大臱,發中府錢,使相償之。相曰:“王自奪之,使相償之,是王為惡而相為善也。相毋與償之。”于是王乃盡償之。

魯王好獵,相常從入苑中,王輒休相就館舍,相出,常暴坐待王苑外。王數使人請相休,終不休,曰:“我王暴露苑中,我獨何為就舍!”魯王以故不大出游。

數年,叔以官卒,魯以百金祠,少子仁不受也,曰:“不以百金傷先人名。”仁以壯健為韂將軍舍人,數從擊匈奴。韂將軍進言仁,仁為郎中。數歲,為二千石丞相長史,失官。其后使刺舉三河。上東巡,仁奏事有辭,上說,拜為京輔都尉。月余,上遷拜為司直。數歲,坐太子事。時左相自將兵,令司直田仁主閉守城門,坐縱太子,下吏誅死。仁發兵,長陵令車千秋上變仁,仁族死。陘城今在中山國

太史公曰:孔子稱曰“居是國必聞其政”,田叔之謂乎!義不忘賢,明主之美以救過。仁與余善,余故并論之。

相關信息

兒子田仁

田仁因為身體強健做了衛青將軍的門客。多次跟隨他攻打匈奴。衛將軍推薦稱贊田仁,田仁做了郎中。幾年后,擔任了享有兩千石俸祿的丞相長史,接著又失去職位。后來派他偵視糾察河南、河東、河內三郡。皇帝到東方巡守,田仁奏事言辭精妙,皇帝很高興,任命他做了京輔都尉。過了一個多月,皇帝又提升他做了司直。幾年后因太子謀反受到牽連。當時左丞相劉屈牦親自率領軍隊和太子作戰,命令司直田仁負責關閉守衛城門,因田仁使太子從城門逃逸而犯罪,交給法官審理后處以死刑。一說田仁帶兵到長陵,長陵令車千秋告發田仁叛變,田仁被滅  處死。陘城現屬于中山國。

太史公說:孔子用稱贊口氣說“住到這個國家一定參與它的政務”,這樣的話說的也是田叔吧!他有節義而不忘賢德,使君王之美發揚光大,還能糾正君王的過失,田仁和我關系很好,我所以把田叔田仁放在一起進行敘述。

褚先生說:我做侍郎時,聽到說田仁早先就和任安關系很好。任安滎陽人。幼小時就成了孤兒,生活貧困,給別人駕馭車子到了長安,留了下來,想做一個小吏,沒有機會,就了解估算一些地方著錄戶籍的情況及人口的多少等。武功是在扶風西邊的小縣,山谷口靠山處有通往蜀地的棧道。任安認為武功是一個小縣,沒有豪門大族,容易提高自己的地位,就留居下來,代替別人做求盜亭父。后來做了亭長。縣里的百姓都出城打獵、任安常常給人們分配麋鹿、野雞、野兔等獵獲物,合理安排老人、孩子和壯丁到或難或易的地方,大家都很高興,說:“沒有關系,任少卿分析辨別事情公平,有智謀。”明天又集合開會,聚會的有幾百人。任少卿說:“某某的兒子名叫甲的,為什么不來呢?”大家都驚訝他認識人的迅速。后來他被任命為鄉中的三老,舉薦為親民之吏,主持鄉邑之事,后

又被任命為享受三百石俸祿的官長,管理百姓。由于皇帝出巡時陳設帷帳供給使用的事情沒有做,被罷免官職。

這以后就做了衛青將軍的門客,和田仁在一起,都做門客,住在將軍府里,二人知心友愛。這二人都家中貧困,沒有錢去買通將軍的管家,管家讓他們喂養主人的烈馬。兩人同床而眠,田仁悄悄地說:“太不了解人了,這個管家!”任安說:“將軍尚且不了解人,何況他是管家呢?”一次衛將軍讓他倆跟隨自己拜訪平陽公主,公主家的人讓他們倆和騎奴同在一張席子上吃飯,這兩人拔刀割裂席子和騎奴分席而坐。公主家的人都驚異而厭惡他倆,也沒有誰敢大聲喝斥。

后來皇帝下詔書征募選拔衛將軍的門客做自己的侍從官,將軍挑選了門客中富裕的人,讓他們準備好鞍馬、絳衣和用玉裝飾的劍,然后想去進宮報告。正好賢能的大夫、少府趙禹前來拜訪衛將軍,將軍召集所舉薦的門客給趙禹看。趙禹依次考問他們,十多個人中沒有一個通曉事理有智謀的。趙禹說:“我聽說,將軍家中一定有能當將軍一類的人才。古書說:‘不了解那個國君看一看他任用的人,不了解那個人看一看他結交的朋友。’現在皇帝下詔書命令舉薦將軍門客的原因,想要以此看一看將軍能夠得到怎樣賢德的人和文武人才。現在只是挑選有錢人的子弟上報,這些人沒有智謀,就像木偶人穿上錦繡衣服罷了,你準備怎么辦呢?”于是趙禹召集衛將軍的全部門客一百多人,又依次考問他們,發現了田仁,任安,說:“只有這兩個人行啊,其余的都沒有能夠任用的。”衛將軍看到這兩個人貧困,內心忿忿不平。趙禹走后,對他們倆人說:“各人自己去準備鞍子和新絳衣等。”兩人回答說:“家中貧困沒有可用的東西。”衛將軍發怒說:“現在您兩位自己是貧窮的,為什么說出這樣的話呢?憤憤不平的樣子好像對我有過恩德,這是為什么?”衛將軍出于無可奈何,只得寫了報告讓皇帝聞知。皇帝下達詔書召集衛將軍的門客,這兩個人前去拜見,皇帝召見時詢問他們的才智情況讓他們互相推舉評價。田仁回答說:“手執鼓槌,站立軍門,使部下甘心情愿為戰斗而死,我不如任安。”任安回答說:“決斷嫌疑,評判是非,辨別屬下的官員,使百姓沒有怨恨之心,我不如田仁。”漢武帝大笑著說:“好!”讓任安監護北軍,讓田仁到黃河邊上監護邊塞的屯田和生產谷物的事情。這兩人馬上名播天下。

后來,讓任安做了益州刺史,讓田仁做了丞相長史。

田仁曾上書給皇帝說:“天下各郡太守中很多人行為不軌而謀私利,三河地方(河西,河東,河內)尤為嚴重,臣請求首先偵視督察三河地區。三河地區的太守都在京城內有寵幸的太監為靠山,和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有親屬關系,沒有什么所畏懼忌憚的,應該先糾正三河太守來警告天下行為不軌的官吏。”當時,河西郡、河內郡太守都是御史大夫杜周的親屬,河東郡太守是丞相石慶的后代。這時石家有九人擔任享受二千石俸祿的官吏,正處在興盛顯赫的勢頭上。田仁多次上書談及此事。御使大夫杜周和石氏派人來道歉,對田少卿說:“我不是敢于說三道四,希望少卿不要用誣告玷污我們。”田仁偵視督察三河后,三河太守都被送交法官審理后處以死刑。田仁回朝報告,漢武帝很高興,認為田仁有才干,不畏懼橫暴有權勢的人,任命田仁做了丞相司直,聲威震動天下。

后來田仁遇上太子謀反事發,丞相親自率領軍隊,命令司直田仁守衛城門。田仁認為太子和皇帝是骨肉之親,不想卷進他們父子之間的沖突,就離開城門到各個陵寢去,使太子得以逃出城門。這時漢武帝正在甘泉宮,派御史大夫暴勝之前來責問丞相:“為什么放跑太子?”丞相回答說:“我命令司直守衛城門他卻開門放了太子。”御史大夫上報給皇帝,請求批準逮捕司直。司直被送交法官審問后處死。

這時任安擔任北軍使者護軍,太子在北軍的南門外停下車,召見任安,把符節給他,命他調動北軍。任安下拜接受符節,進去后,把軍門關上不再出來。漢武帝聽說后,既認為任安是假裝受節,不肯附和太子,又心懷疑惑?任安曾笞打羞辱北軍掌管錢財的小吏,小吏趁機上書報告,揭發他接受太子符節,及太子還說:“希望把好的軍隊交給我的事”。漢武帝看過報告,說“這是老于世故的官吏,看到太子謀反的事發生,想要坐觀勝敗,看到誰勝利就附和順從誰,有二心。任安犯有判死刑的罪很多,我常常讓他活下來,現在竟心懷欺詐,有不忠之心。”把任安交法官審判判處了死刑。

月亮圓了就會虧缺,事物極盛就會衰弱,這是天地間萬物的規律。只知進取卻不知后退,長時間居于富貴之位,也會因災殃積累而給人帶來禍難。所以范蠡離開越國,不肯接受官職爵位,才名聲傳于后世,萬年不被人遺忘,一般人哪能比得上他呢!后來者千萬要以田仁、任安為借鑒。

上一篇>> 甄洛 下一篇>> :無極民間故事
 
關于本站 | 關于我們 | 微信關注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2017無極縣人民政府
無極縣政府門戶網站 無極縣信息中心主辦
冀ICP備06015588號-1 冀公網安備:13013002000105 網站標識碼:1301300001
聯系電話:0311-85588068

扫描二维码轻松收藏分享!

 

双色球模拟摇奖器